20100629.jpg  

工程部的部門主管—Warner,是我的固定飯友之一。

Warner
已婚,妻子是金融業專業經理人。一個兒子,加上3隻貓女兒,一家6口和樂融融地住在郊區的百坪獨棟別墅,還附有游泳池。夫妻兩人上班忙碌,下班一起吃飯,休假出國度假,是典型的都會雅痞。

Warner
畢業於國立大學的工業工程系,在美國加州拿了個企管碩士。從美國回台灣之後,在不同外商工作,最後被挖來我們公司。他雖年近50,但身材保養得宜。身高雖沒有很高,約172公分,但體重在健康標準範圍內。這種身材穿起西裝配上得宜談吐,獲得辦公室美眉[成熟且溫文儒雅]的好評。

好評是相對而來的。把Warner 放在業務部門花樣男子群中,他的優勢就少了許多。但工程部門的宅男們,不是恐龍就是阿伯,把Warner 襯托成工程部門最亮眼的一朵紅花。

我們覺得他在工程部門的外型優勢是他刻意創造出來的。他挑人時,對於應徵者的專業如何篩選,我們不清楚,但對於外型,心中的呎應是刻著:身高不到165,體重85。穿襯衫不打領帶,厚厚皮夾塞屁股口袋,長袖捲一半。

Warner
的嗜好是煮義大利麵、煎牛排。他假日常約朋友回家,在家裡游個泳,然後端上香蒜橄欖油麵配上USDA等級以上的Rib Eye。真是囂張又奢侈的行徑。

Warner
的辦公室有台很好的咖啡機,他還在櫃子裡藏了個小冰箱。每天早上10:00與下午4:00是他的咖啡時間。我們專案部門在工程部門隔壁。咖啡香味飄出時,我就會到他辦公室報到。就這樣慢慢熟悉,變成飯友之一。

這天Warner約我吃懷石套餐,他還隨身攜帶3張履歷。

「怎麼,你們工程部又要找人?」我問。

『是的。公司業績成長,要建新廠。舊的設施要維護,新的機器要設計,人手不足。』Warner回答。


「可不可以挑點內外兼備的啊?我知道你們工程部門的男子們,都是孝順父母、友愛兄弟、為國家盡忠、為朋友兩肋插刀的情義男子,但現在辦公室女生都已經是外貌協會會員了。」我替辦公室單身女性伸張正義。

『下次吧。這次要找女生。』

「女生?你不是說關於工廠機器之事,還是男生來得方便?」我問。

『這次要找秘書。業績成長要建新廠,所以我們人越來越多。新廠可能不在台灣,國外差旅也會變多。簡單說,就是我們部門擴編,行政事務越來越多,所以需要部門秘書。』Warner回答。


「那你吃飯還帶這3張履歷該不會是……?」我問。

『對,要請你幫我看看。』Warner回答。


「不合規定吧。」

『你不會說吧。』


「好吧,我看看。」我第一看照片。這3個人的共同特徵是長髮披肩,大眼瓜子臉,都是應屆畢業生。第一個是國立大學管院碩士、第二個是私立大學商學系、第三個是私立大學英文系。以外貌來說,都可以讓工程部的宅男們心神不寧。

『都漂亮吧!』


「漂亮不過我想釐清一下,你所謂的部門秘書是[幫全部門做事的秘書]還是[幫你做事的秘書]?」

『都要。幫我做簡報檔案、接電話、必要時回email。但是也要幫我們部門做會議記錄、當電話會議翻譯、安排差旅事宜、發文具……啊,還有,要維護我們部門的技術文件資料庫,接待國外訪客。』


「有沒有搞錯?做你的簡報檔,回你的email?還要要維護技術文件資料庫,接待國外訪客?她若能做出你腦袋中想要演講的內容,她也不用當秘書了吧?」

『我會給大綱啦,所以只需要秘書加工做點圖片與播放效果之類的。Email也是。至於技術文件,應該說必要時請她打打字。』


「但會議記錄與翻譯哩?這英文好還不夠。總之不管是要她做簡報、email、接待或翻譯,她還要頗懂公司的Business Practice。」

『當然,所以才請你幫忙挑。』


「幹麻?」

『幫我帶新人,教成你這樣。』


「你自己帶。」

『你英文好,每星期都有國外訪客,又很會上台報告,死的都說成活的。專案做這麼久,公司各部門的人事物比我還熟,資源在哪裡比我更清楚,所以才想請你幫忙。』


「教成我這樣就是專案經理,不是秘書了。我要收費。」

『嘿,小姐,你喝我咖啡幾年啦?』


「來這套?」

『就是來這套。另外今天中午我買單。』


「我就說嘛,中午居然帶我來吃懷石料理。」我才剛剛吃完生魚片,讓侍者收走雲霧繚繞流水潺潺的石頭盤。

『說定囉。』


我細看經歷。第一個國立大學管院碩士有非常豐富的社團經驗,看起來是校園風雲人物。第二個是私立大學商學系,出身單親家庭,靠打工完成學業,但英文不是很好。第三個是私立大學英文系,家境可能不錯,大三暑假曾去美國遊學。


「我想知道你考慮的優先順序。學習能力、適應力、穩定度、英文程度?」

『以我們部門秘書來說,英文一定要好。你也知道最近廠房都不建在中文區域,不管是在越南、東歐或拉丁美洲,跟設備廠商溝通要用英文,業務部門帶來的客戶講英文,也只能用英文跟廠房內的工作人員溝通。當然啦,如果有第二外語能力如西班牙文、法文、德文…那更好。』


「真的是太貪心了,Warner。」我說。

『貪心點才好。我不設限,才有無限可能。』


「但你可是設了很多限制給工程部男子唷,他們看起來都沒啥可能。」

『呵呵,我從秘書挑選開始改進。』


「好,英文很重要。所以第二個私立大學商學系的那個,英文不是很好,可以刪掉了。」

但她出身單親家庭,靠打工完成學業,應該很耐操。你也知道,很多行政事項非常瑣碎,像是打技術文件,她應該可以接受。她面試時一直跟我說她會認真學英文,把英文學得很好。


「你覺得即使她非常認真,英文練到你滿意的程度要多久?」我問。

『一、     兩年跑不掉吧?根據人事的測驗,她的英文真的不怎樣,不是謙虛。』


「你對英文的需求,可以等一、兩年嗎?」我問。

『不能。』Warner說。

 

「那你還想什麼?」我說:「跟她說抱歉吧。」

『遺珠之憾哪。』
「英文之外,第二考慮的是學習能力?」我問。

『除了英文,就是態度了。可以跟部門同事和樂相處,透過打雜協助他們。』


「第一個國立大學管院碩士生,與第三個私立大學英文系美眉,面試時態度有差異嗎?」

『基本上都很好。第一個自信心十足,我覺得學習能力應該也不錯才是。另外一個比較…怎麼說哩,看起來柔柔的,小鳥依人,當女朋友不錯。』


「你在挑外婆嗎?」。

『呵呵,我是男人嘛。不過說真的,第一個比較理想。但她誠實地跟我說不喜歡非常low-end的工作,譬如打字。打字是工具或過程,她可以接受,例如要寫一篇文章。但若打字就是工作的結果,太多的話她不行。』


「那你能控制她以打字當工作結果的數量嗎?」我問。

『沒辦法。你也知道我們部門有不少阿伯,不會打中文的。技術文件寫在紙上,然後就掃描進資料庫。這樣不利管理。即使是掃描,我也希望轉成文件,方便管理。總之她要幫忙做這件事情。』


「那那個私立大學英文系美眉怎麼說?」我問。

『她說她會很有耐心。即使剛開始做不好,她會找到自己的方法,把事情做好。』


「聽起來該用這個私立大學英文系的美眉啊,你在猶豫什麼?」我問。

『但你也知道,那第一個條件真的很好。基礎不輸你。由你來訓練一下就會很厲害。』


「我知道。名校、英文好、學生時期就歷練多。」我說:「所以她很快就會收到其他公司的錄取通知,職務絕對不是部門秘書。就算她到你們工程部門當一陣子秘書,被我訓練得很厲害之後,就會來我們專案部門。這種優越的美女,不會因為有恐龍野獸圍繞著呵護,就感到滿足的。」

『也對啦……。』


Warner,你其實已經有決定了,只是覺得這狀況不夠完美。」我說。

『或許吧。』


「不過這跟婚姻一樣。」我說:「如果不選Miss Right,只想等Miss Perfect,那注定孤單一輩子的。」

『好吧。吃完飯就跟人事說。』Warner舉起梅酒:『迎新時再找你一起吃中飯。幫我好好帶啊。』


這就是Alva當年進公司的經過。Warner 以為她柔弱的外表小鳥依人,完全判斷錯誤。不過他一年後才發現。


至於我的十八般武藝,大概也只傳了一招半。招數不多也無妨,畢竟她的美貌在工程部很好用。明明是年輕女孩兒,我卻常常聽到她在三娘教子……,這些男生似乎很享受地乖乖地聆聽。

 

反正,工程部門的業務順利進行著。而Alva,也成了我飯友之一。

 

圖片來源:

http://lh3.ggpht.com/_WwYmvAmkgWs/SZ94JSs-V-I/AAAAAAAAIh0/JGIRqONiyLs/s800/4ba4f571-30c5-4a4d-be8b-c3f03240a37f.jpg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希莉雅 的頭像
希莉雅

OL辦公室求生紀實/希莉雅

希莉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